返回

终章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终章二 (第1/3页)

    南京,军统局行动二处,审讯科。

    深夜,阴沉昏暗的审讯室里接连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之声,声音通过微闭的房门,在走廊通道里不停回响着,闻之,令人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几名彪形大汉将一名男子死死的按在审讯台上,尖锐滚烫的铁签顺着大拇指的指甲缝,一点一点楔入,男子嘴里凄厉的哀嚎着,脖子上青筋暴露,浑身的肌肉僵硬绷直,痛苦到了极致,可是尽管身子全力挣扎,却都是徒劳!

    直到他的双手全部钉满了铁签,几名大汉这才松开了手,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赵江上前一把抓住男子的头发,用力向后一拽,男子的头被高高扬起,发出一身闷哼……

    俯下身子,凑到近前,悠悠的声音缓慢而又清晰:“这才只是开始,接下来,我会把你的肌肉一条一条的撕,骨头一根一根拆,最后,你什么也不会剩下,怎么样……你的同伴都招了,就差你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攻心之言,却没有受到半点效果,这让赵江有些无趣,不过没关系,正如他所说的,这一切都是开始,他坚信只要是一个活人,来到这阎王殿里,就没有不开口的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吩咐左右:“接着来,只要他挺得住,我们有的是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的下午时分,行动二处处长办公室,这处办公室很是宽敞,格局是一大一小的套间,里面的大间为处长的办公室,外间的小间是秘书办公室。

    秘书左柔正在处理手中的文件,她秀发盘头,身穿一套合体的美式军装制服,一反当初的温婉优雅形象,神情平静,浑身散发出机敏成熟的气质,显得沉稳干练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自从两年前宁志恒撤离华东,藤原会社,这个商业帝国迅速崩塌,走私活动和伪钞计划也随之中止,左柔就跟随宁志恒一起撤回重庆,一直担任宁志恒的随身秘书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处长办公室的房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位青年女子,卷着长发,一身裙装,身姿绰约,容貌很是秀丽。

    宁志恒紧随其后,把她一直送出办公室,和声说道:“雍小姐,香港那边的工作很繁重,我会让沈上校全力配合,相信你们一定会合作的很好,一切就拜托了!”

    雍凤微微一笑,点头说道:“处座请放心,我一定全力以赴,对了,家父对您也是仰慕已久,如果您有时间,还请您前去做客,很多事情还是要当面谈一谈的!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,我在近期就会去一趟香港,到时一定登门拜访!”

    说完,宁志恒转身对已经迎过来的左柔吩咐道:“替我送一送雍小姐!”

    “雍小姐,请!”左柔上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!

    看着姿色秀丽的左柔,雍凤眼睛也是一亮,暗自点头,不愧是宁处长看中的人,她也不敢怠慢,礼貌的颔首笑道:“有劳了,左秘书!”

    随即两个人相伴,有说有笑地出了办公室,不多时,左柔送走了雍凤,回到宁志恒的办公室,收拾起客桌上的茶杯,嘴里说道:“这位雍小姐不仅人长的漂亮,这脑筋也是聪明绝顶,很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宁志恒颇有意味的看了看她,微微一笑,没有接左柔的话茬,接着翻看手中的文件,这是之前赵江刚刚送来的,审讯刺客的审讯记录。

    左柔看宁志恒没有说话,也是转移了话题,接着问道:“我们真的要在香港投入这么多吗?那里到底是英国人的地盘,总觉得不保险!”

    宁志恒嗯了一声,说道:“只是一个预防措施,上海虽好,可我们多年攒下来的家底,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,有些事情都要做到前面,雍凤是个很关键的棋子,她身后有足够的人脉和本地势力,以她为突破口,以后的事情会容易很多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宁志恒苦心经营,手中的实力已经扩充到了一个相当庞大的地步,目前在上海的产业由易华安打理,现在又开始布局香港,加大投入,也是为了分摊风险,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左柔知道宁志恒的眼光,这种大事自然已经考虑周详,也就不再多言,接着说道:“对了,你刚去上海没几天,志明就来报到了,我已经为他安排好了,他一直等着见你。”

    左柔所说的,正是宁志恒的三弟宁志明,在金陵大学毕业之后,原本宁父要把他送往美国继续读书,可是宁志明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学业,而一门心思的想要投军报国,他的脾气和宁志恒颇为相像,认准的道理就走到底,家中无人能拦得住他,最后只好顺了他的意,不过,到底没有送上前线,让宁志恒在军政府给他安排了一个职位。

    可是宁志明正是热血沸腾的年纪,又怎么可能甘心受案牍之累,在办公室里混日子,去不了前线,就多次要求跟着二哥加入军统局,可都被宁志恒拒绝,毕竟这不是正途,他可不想自己的弟弟也来当特务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改组加入国防部,宁志恒一系的身份就又转变过来,转回正规军序列,前途大好,于是当宁志明再次提出要求的时候,宁志恒终于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日后这风云变幻,军队中前途难料,把弟弟留在自己身边,不仅仕途上可以关照,更重要是安全上不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听到左柔的话,宁志恒抬手看了看时间,说道:“一会儿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恐怕没有时间见他,你让他晚上来家中吃饭,做几个好菜,他喜欢吃甜的,我们在家中谈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通知他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,宁志恒上前拿起了电话,对面传来声音,宁志恒说了一句:“你等一下!”

    说完,抬头看着左柔。

    左柔知道宁志恒的意思,军统局保密条列极为严苛,无论任何人,哪怕她是宁志恒最亲近的人,也不能在宁志恒接听电话的时候,在现场逗留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志明打电话!”左柔轻轻说了一句,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房门关紧,宁志恒才拿起话筒,继续说道:“你说吧!”

    对面的声音继续汇报情况,宁志恒的脸色也越发的沉静,过了好半天,只简短的说了一句:“既然已经确定了,就抓吧,你亲自审问,尽快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放下了电话,转身来到窗口处,推开玻璃窗,看着窗外的景色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行动二处的大门处,一位身形高挑,容貌秀丽的女军官,快步出了办公楼,来到停放的轿车旁,打开车门,正准备迈步上车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谷科长,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谷若兰闻言一个转身,只见赵江正站在她身后不远,脸色平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赵科长,你吓了我一跳,怎么,有事找我?”谷若兰嫣然一笑,目光顾盼之间,自有一股动人的风韵,顿生妩媚。

    可是赵江却是毫无所感,他上前一步,说道:“谷科长,处座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处座?…好!”谷若兰闻言一愣,但是马上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她关上车门,转身向办公楼走去,赵江紧随其后,进了大门上了楼梯,很快来到处长办公室,门口的警卫却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“谷科长,请把你的配枪留下!”

    谷若兰一惊,她看了看警卫,又转头看向赵江,她之前晋见处座,从来没有交出过武器。

    赵江面无表情,冷声说道:“现在是非常时期,请谷科长配合。”

    谷若兰心中忐忑难安,但面上还是强自镇定,看不出一丝异常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我当然服从…”

    从腰间抽出配枪,交给了警卫,可是警卫却还是没有让开,谷若兰摊了摊手解释道:“我只有一把配枪!”

    一旁的赵江却是开口说道:“谷科长,你左手臂上,还藏有一根钢针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谷若兰顿时心头一紧,猛地转头看向赵江,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自己左手臂上藏有一根钢针,这个秘密少有人知,在军统局只有一个人知道,那就是处长宁志恒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在重庆被处座亲手俘虏,就在手臂上搜出了这根钢针,也就是说,现在解除自己的所有武装,不是针对所有晋见的人员,而是处座特意交代警卫,专门针对自己的,这意味着什么,谷若兰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从她的手臂上取下钢针,赵江推开房门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谷若兰只能迈步进入。

    看到谷若兰进入,左柔不禁眼眉一挑,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警惕,上前打开了处长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处座在等你!”

    谷若兰没有说话,而是深吸了一口气,稳了稳心神,这才迈步进入办公室。

    左柔在外面把房门关上,然后对赵江吩咐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随时待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赵江和几名警卫当即点头领命。

    “处座,您找我?”谷若兰挺身立正,向宁志恒报到。

    宁志恒目光深沉,看着眼前这位下属,微微点了点头,抬手将手中的一份审讯记录推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有人在半路上埋伏,准备袭击我的车队,赵江抓住了几个,这是其中一份审讯记录,你看一看!”

    谷若兰硬着头皮,上前接了过来,打开审讯记录仔细翻看,不多时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这份审讯记录上显示着,刺杀宁志恒的这些刺客,都是日本人撤退后,留下来的潜伏人员,他们潜伏下来的任务自然是不甘心失败,随时为反攻中国做好准备,而这些刺客则隶属于其中一支代号“九犬”情报小组,

    对于这些日本潜伏人员,军统局也并不是没有察觉,尤其是上海情报科早在日本人撤退之前,就已经得到了关于这项计划的确切情报,于是行动二处也特意挑选精兵强将,组建了特别侦缉科,专门针对这些日本潜伏组织,而具体的负责人,就是眼前这位,特别侦缉科科长谷若兰。

    而谷若兰,也就是原日本情报部门里,素有“帝国之花”之称的高级间谍特工,谷川千惠美!

    当年谷川千惠美被宁志恒俘虏后,就把日本人潜伏在重庆的情报组织拱手出卖,这才让宁志恒在短短一个月里,就将整个重庆情报网全部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份战绩也彻底奠定了宁志恒在军统局,在中国情报部门里,第一反谍高手的地位。

    之后,她被上原纯平调往长沙,负责策反国军重要目标,并主持一部分情报工作,她在潜伏长沙期间,逐步摸清和掌握了日本方面所有潜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